茶壶♠我将以何对你

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一只每天都在煮饺子的茶壶。
全职和火影是世界的宝物√
我所言及,不及万一。
谢谢你能喜欢他们,爱你♡

接下来都要沉浸在各种各样的考试中,所以……《光》和《宇智波带土的检讨书》都会先停一停……

【带卡】光(4)


*起名废,ooc
*带卡境遇互换设定,最初时间为五代目时期
*ooc属于我,带卡属于彼此
*欢迎捉虫,谢谢食用
*视角在各章节会变,我尽力让它看起来不乱

之前章节:【一】【二】【三】

【四】梦貘

——神说,要有光。

“涉及机密,我回去向火影大人报告。这里就拜托前辈将这只东西封印了。”

“好。我先带鸣人走。”

————————

带土眯着眼向前看——那些上下翻飞的蝴蝶,它们金色的翅膀忽近忽远,空中卷起大大小小的飓风。

半夜的月亮特别大。那些蝴蝶就从月亮身后扑啦啦涌出来,逃命一样冲向带土又被抓回去,两者在半空中拔河,月亮一松手,蝴蝶们趔趄着滚来滚去。

大和坐在火堆前的身影拉长,扭曲,带土的视野里逐渐塞满了蝴蝶,它们叽叽喳喳,似乎对冬天的寒冷充满好奇。带土听见它们问,这发着亮光的是什么啊,暖烘烘的,一会儿就有蝴蝶伸出手脚去摸,把火堆炸出噼啪的声音,大和还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坐着。

别往那里面冲,你们会死的。带土忍不住说。大和,把蝴蝶赶走吧。蝴蝶顿了顿,还是没几个领情的,仍然挥舞着金色的翅膀在火堆上跳八字舞。大和麻木不仁地在那里擦一支苦无,转来转去的利刃把黑夜豁开菱形的口子,流出若有若无的血腥气,让带土想起几天前那个面具人干脆利落的一道蓝光。

说不定他割开的是我的脖子。

其实怎么说都不该让你马上出任务,蝴蝶突然变成了纲手,鲜红的嘴巴一张一合,但是情况严峻,自来也受伤,还是你们之前发现面具人的位置。那两片嘴唇局促地停顿了一下。晓现在总是出没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大蛇丸上次造成的损失让村子里也没有多余的人手。只好辛苦你了,带土。

其实她不说我也会去的,带土无聊地抱怨道,我还没看到那张脸,我强迫症啊。你们说是不是?现在应该没什么叶子了,该有的都掉光了,被雪埋起来了。

你们一直在这儿吗,带土招呼蝴蝶们过来。那你们认不认识一个人……他叫卡卡西。

是呀,我们在这里好久啦,不过,卡卡西是谁?蝴蝶们带着点讨好的笑叽叽喳喳,是你的情人吗?你来赴约的?你是谁啊?

蝴蝶们过来摸摸带土的脸,有几只触角打在他的皮肤上。

情人?唔,……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带土被区区几只蝴蝶憋得无话可说,它们毛绒绒的脸又近又远,让人心生烦闷。我叫带土。说真的,你们见过卡卡西吗?旗木卡卡西?他大概十二岁,挺白,头发是银白色的,面罩捂得特别死,脾气也不好……还爱翻白眼……他有一只眼应该是看不清的,你们别嫌弃他……唉,你们应该没见过。要是见过他肯定会被气死的。

哎呀,哪里去找这样有趣的人啊,蝴蝶们互相看看,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我们什么人都见过,偏偏没有这样的妙人呢。它们在带土喷出的血腥气里上下翻飞,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们不记得这个人。

前几天倒是有一个人来过这儿……不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啦。

谁?

蝴蝶突然变了脸,翅膀一片片掉落下来,金黄色的飓风黑沉成了夜色。

前辈,你做梦了。

————————

赴约者偏爱下半夜。这次或许是为了保证公平,有个颇像大甲壳虫的人引走了大和。

普通的忍术对面具人来说就像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他的刀像取人性命的毒蛇。

毒蛇喷吐着芯子,灵巧的在大火中游走着。带土的写轮眼被他视若无物。

速度很快。带土把苦无握在手里,寻找着他的破绽。也许是不想把消耗品送到他的火遁里,这次对方没有放出通灵兽,木叶的研究证明那并不是什么活物,只是利用咒术强行驱使的东西,如果彻底销毁就算没有了。

面具人且战且退,雪下的竹叶被踩出令人牙酸的呻吟声。不知大和那边怎么样了。踏进竹林深处时带土听到了机括开合的哒哒声。这一恍神,对方的刀就迎面而来,带土抛出苦无减缓刀的速度,空气无端扭转,他趁着空气扭曲的片刻功夫反手拔出了背后的刀。

万花筒写轮眼用太久会失明的。他想起琳忧心忡忡往他包里塞的眼药水。她说的没错,我可能是老了。

面具被弹回的断刃划出一道裂口,带土的手里剑准确命中了他的右肩,面具人摇晃了一下,迅速下跳到空地上。

“你已经没有武器了。”带土跟着跳下去,戒备着走近,面具人一手捂脸一手拄着断掉的长刀盯着他。直到带土用刀抵住他的脖子。那双眼睛也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现在告诉我你是谁。”带土也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不要逼我用幻术,实话实说的话你会少吃很多苦。鉴于我们曾经的一面之缘,我不会在这里杀了你。”

“确实,我们见过很多次。”面具人眨眨眼,声音扭曲着说。“本来想跟你好好叙叙旧的,算了,谢谢你修好了我的刀。”

“你说什么?”

捂着面具的手移开了,它毫无感觉一样握住了脖子旁边的刀刃,血顺着刀流下来,风吹开刀刃之下的黑袍,起爆符发出刺眼的光芒。

“前辈小心!”

————————

木壳被炸成焦黑的颜色,带土紧紧握着手里的刀,喉间漫上腥甜的血气。大和接受了他的道谢,在旁边喋喋不休地后怕着时间的巧合,直到他看见竹叶中间露出黑色的布料,才意识到这血腥气不止来自他的内部,还来自这片竹林。

他看到那布料前方的凸起,疾走两步,去看那一角的全貌。

浓郁的血腥味。

带土如遭雷击,魂魄仿佛轻飘飘地荡出了身体,麻木地看着下方的躯壳站在一地荧光中间。那些蝴蝶又来了,它们在血液上灵巧地游动,月色怜悯地瞥着这一地狼藉,把血映照得像一汪汪色彩诡异的潭水。

……

“……”大和扭过头,面容扭曲拉长,逐渐模糊了。他大张着嘴,劈头盖脸流下血液。

“带土前辈!”

————————

“太慢了,鹿惊。你知道我最讨厌等人。”

“嘛,处理好才最重要嘛。”

“走吧,大蛇丸叛逃了。”

————tbc————

【犹豫了好久还是没舍得把卡卡西给蛇叔带走×】

又考完一场,跟同学出来吃火锅,刚下筷子店里bgm就换成了带卡回忆杀经典音乐。很好,瞬间吃不下去了,眼泪都快下来了,满脑子都是仔土仔卡。希望老板不会被因为bgm就哭唧唧跑去找他换音乐的我吓到……
好胃口全没了。
哇——

要学画。学画。画。啊。
抱着脑洞和本命们嗷嗷哭。

【带卡】光(3)


*起名废,ooc
*带卡境遇互换设定,最初时间为五代目时期
*ooc属于我,带卡属于彼此
*欢迎捉虫,谢谢食用
*视角在各章节会变,我尽力让它看起来不乱

之前章节:【一】【二】

【三】卡卡西

——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

  我将如何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这是他第一次“出门”。鹿惊在林间跳跃的时候不无挑剔地想。外面的世界也没比几年前好多少啊。

那个背上插着管子的人总是用悲悯的眼神盯着他看,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无休止地叹息。不过他知道那个叫“长门”的人不坏,据说正是长门救了他。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惨白惨白的长发男人事无巨细地对他嘘寒问暖,还下手给他植入了一种叫“木遁”的东西——珍贵的血继,但后遗症就是他的身体见鬼地停留在了十五六岁的状态再也没长过。这让他一度想学习蝎的傀儡术。

他们叫他鹿惊。不是很难以接受,他也就没有反驳。

他们不说,但是鹿惊知道这不是自己的本名,他也知道自己的记忆之所以少的可怜肯定是被做了某些修改,所处的所谓“组织”一定不是什么正常的地方。不过现在这种状况,连立场都不清楚就急着表现自己的忠贞不屈无异于作死。反正让自己杀的人都在通缉令上,偶尔出门转转也不是什么坏事。

事实证明FLAG立不得,长门突然把通灵兽也交给了自己,然后把之前那个跑出去胡乱杀人的疯子杀掉了——其实也不算杀掉?他们跟你不一样,尸体在尘世太久了肯定要变质的。大蛇丸在为鹿惊戴上黑铁的耳环时如是说。

不过长门突然让你去解决这个麻烦还真是令人意外。分配给你的队友是谁?鼬?还是——

鹿惊发誓他听到了大蛇丸舔嘴唇的声音。

谁都没有!

————————

通灵兽带来的这种外出就太不美妙了,来自所谓“故乡”的一个宇智波和一个木遁血继。听起来就很麻烦。不过鹿惊可不怕,长门说过,只要不被看到脸,其他随意,让那群木叶的调查者知难而退也好,鹿惊你用能力直接丢给他们一具尸体也好,现在“晓”没必要跟他们产生冲突。

那个宇智波的忍者鹿惊知道,似乎还跟小时候的自己颇有渊源,不过仅止于此,也没什么其他的记忆,交手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自己的木遁一定会让对方十分介意,那么就会再派精英忍者来。

陪他们演一场戏没什么不可以。我来替你们“消除”晓的一大威胁。

用雷遁切断捆缚的木条时鹿惊甚至有些期待。如果能从那天的宇智波那儿套出关于自己以前的事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们会再见面的。”宇智波带土。

————————

“长门,你是故意的吗?”

“大蛇丸,我警告过你,别用这种语气,也别随意猜疑。”

“对我何必如此,真要算起来,我是你恩师的同期。我想做什么你知道,可你呢?如果说你想要颠覆木叶,留着鹿惊那半条命干什么?他当时有多抗拒清洗记忆,等他完全恢复之后砍你就有多大的力气。”

“……我不希望他成为第二个弥彦。”

“这善心真让人感动,我会在将来为你献花的。”

————————

带土是在第二日带着鸣人回来的。回来之后便宣布任务完成,在两个学生询问的眼神中他笑了笑,掏出封印着通灵兽的卷轴颠了颠。

“那操控它的人呢?”佐助最先反应过来,“我们明明推断出了通灵兽的主人。”

“啊,那个人,死啦。”带土漫不经心地说。“暴风乱舞虽然好用,但是太暴虐也有坏处呢。”

“老师能教教我吗????”鸣人不出意外地跳出来了。

“嘁,除非你是个宇智波,蠢货。”小天才横了鸣人一眼,快步走到最前面去了。

“啊?!佐助!你刚才说什么?你才是蠢货!”

“……鸣人!不许无理取闹!”

“小樱……你又帮着佐助……”

“啊!!你露出那种恶心的表情干什么!!!!”

……

带土的表情藏在阴影里,他用力甩了甩头,迅速赶上了自己的学生“注意安全!说了多少次了?不许自己往前跑!”

……

————tbc————

才解深情乡愁里,却闻悲音余光中。
先生,走好。

鹤相欢:

“——但一位诗人最大的安慰,是他的诗句传诵于后世,活在发烫的唇上快速的血里。所谓不朽,不必像大理石那样冰凉。”

语出余光中《不朽,是一堆顽石》。

诗句不会死去。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带卡】春


*非常ooc
*全员存活,堍火影,卡辅佐官
*是以前的脑洞
*突然想起来今年四月份实习学校的花
*对,我就是对没能出去玩充满怨念

四月份这种将热不热的天气,出去郊游最好了——再兢兢业业的火影也是人,在宇智波带土第三次哼哼唧唧提出来“外面花儿开得真漂亮”的时候,卡卡西叹了口气。

在东方的古国,是哪位诗人说过一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不仅桃花,樱花也是如此呢。

木叶没什么好看的。让带土大吃一惊的是卡卡西干干脆脆把鸣人召唤过来代理,给二人放了个小长假。在鹿丸不情不愿的哀叹里,卡卡西带着呆若木堍的火影大人走了。火之国有很多小地方非常漂亮,年轻的时候执行任务总是急匆匆来不及停留,这次刚好一起去看看吧。

然后带土就站在某座满是樱花的山上听卡卡西念出了那样一句话。

暖风温煦。

樱花擦着带土的眉毛飞过,软绵绵的触觉,让人想躺下去拥抱一场美梦。

不过我已经身在美梦里了。

带土顺着飘飞的樱花扭过头去看着身边人的侧脸,卡卡西的发丝随风微微抖动着,眯着眼睛,皮肤在阳光的映照下越发的白,整个人像是化在了风里,轮廓有种模糊的柔软。二人私下相处时间不多,执行任务和办公的时候卡卡西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不管是杀人放火还是英雄救美,那张脸裹在厚厚的面罩之下,眼神平静无波,语气也无甚波动,给人的感觉总是过于锋利。某次他受止水之邀去暗部的聚会,推杯换盏之间谈到这群大龄男青年的感情问题,止水坐在鼬旁边祸水东引,露出邀请带土来喝酒的大狼尾巴,表示欢迎我们火影大人来谈谈和辅佐官的二三事,带土倒了杯酒的工夫,下属们纷纷向他投来求知的目光。卡卡西一代的老人们眼里八卦之火呈燎原之势,要求带土传授抱得美人归的诀窍,带土翻了个白眼回答说,你们有本事问我,怎么不敢去问卡卡西?当年的余威尚在,吓着了吧。在鼬的笑声里带土记得大和认认真真反驳他说,前辈很温柔的。然后他就听到了会变成雾气的小姑娘追寻自由的梦想和白毛少年语气生硬的放纵。

原来卡卡西还有这样的时候啊。带土一边装作无意的样子回答:“这个卡卡西已经讲给我听过了”一边感到遗憾,年少时颠沛流离,爱恨情仇一团糟,等到真正回过头来的时候那人虽然仍在原地等待,却也是数十年的光阴。

当天晚上他要求卡卡西每天给他讲一件执行任务的故事,理由让卡卡西啼笑皆非:“我们‘晓’的资料你看了一遍又一遍,虽然你那会儿不知道我就是带土,那我的事你也了解得差不多了,我却不知道你执行任务的细节,我亏了。你得赔我。”

“你在撒娇?”

“撒娇的向来是你,我可是火影啊。”

“啧啧……火影大人,该休息了,已经很晚啦。”

后来两人过了一段互讲故事的夜生活,再想起来的时候带土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真是幼稚。

……

怎么突然想起这件事了呢。带土回过神来,看到卡卡西用探寻的眼光盯着自己。

“怎么了?”

“没什么,卡卡西,你今天顺眼多了。”

“彼此彼此,带土,你今天也比昨天更敬业了呢。”

……

我能收回卡卡西很温柔这一想法吗?

……

风里送来花的香气,真好啊。

————END————

——春日游,杏花插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
——打飞他的头!
——我开玩笑的。原结尾是“不能羞”

wps吃掉了我昨天码的所有字。
这让我回想起当初被一道惊雷劈没三千字论文的恐惧。难过,太难过了,悲伤逆流成河。
不活了不活了。

近几天还有一个考试,《光》暂停几天,偷偷请假♡

宇智波带土的检讨书【三】


*本篇又名“宇智波带土的经典失败案例”

*作者:十六岁的宇智波带土

很抱歉突然送你花,但是琳告诉我,如果有了喜欢的人,就要有这一步。虽然我也不喜欢花店老板包的样式(所以我自己重新扎了蝴蝶结),而且我也想送你喜欢的花,但是问遍同期也没人知道你喜欢什么,鉴于你头发是银白色的,所以我选了漂亮的白色玫瑰和百合,它们层层叠叠开放的样子让我想起你柔软的头发。

这些花都是我亲手挑的,花店老板一定没有见过这样用心的人,我挑选的时候他一直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下次再送你花,我要换一家。

p.s:花里藏了我写的纸片,你一眼就能看到了。

————————

回复:无。卡卡西请了一周病假。

————小剧场————

野原·惊愕·琳:我不是说让你送玫瑰吗?

宇智波·颓废·带土:送了啊!

琳:你加百合干什么?

带土:老板送的啊!说我可怜!他怎么知道我会被拒绝?他是不是乌鸦嘴????

琳:……你去墓碑前看看吧,再见,不送。

(看完之后回来的)带土:woc。我要烧了花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