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壶♠我将以何对你

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一只每天都在煮饺子的茶壶。
全职和火影是世界的宝物√
我所言及,不及万一。
谢谢你能喜欢他们,爱你♡

【带卡】日光


*ooc有
*这是一个迷之展开的小片段
*羞愧极了,求轻点打
*卡卡西生日快乐!

试卷翻页的哗啦声在教室里此起彼伏,趴在窗边桌子上睡成一滩的人眯起眼睛朝前看——带土打了个巨大的哈欠,讲台上啰哩巴嗦的老太太还在讲上次的摸底考,黑板上的单词从模糊到清晰再模糊,他抹了把莫须有的泪花,抄起笔捅了捅前桌。

“哎,哎,卡卡西!”

“干嘛?”被打扰到的人一脸不耐烦地转过来,看清楚召唤自己的人之后就更不耐烦了。“好好听课,别戳我!”

“你还能有错题?”带土充耳不闻,笑嘻嘻地瞟了一眼被戳出蓝点点的校服,又把视线扫到那张写满“有屁快放”的脸上。“琳问你想吃什么味道的蛋糕。”

“……”

“我已经告诉她是红豆味道的了哦,越甜越好!”

前桌扭过头去接着抄笔记了,老师好像就是在等带土对前方摆出尔康手欲言又止将敲未敲的绝佳机会,马上化身河东狮咆哮起来。

“带土!上课睡觉也就算了!醒了还要打扰卡卡西?!”老太太六七十的年纪,不愧是校长亲自上门返聘的教师,吼起来教学楼都要抖三抖,她一手撑在讲桌上,另一只手抓着粉笔直指带土,俨然雷霆万钧之势。“你!站到教室后面去!带上你的卷子!”

带土抓起卷子,晃悠悠走到教室后面,熟门熟路靠在了疾风的课桌边。

“让你找事!这下好了?”阿斯玛一脸的幸灾乐祸,戳了他一下让他别靠那么明显。“要是疾风没请病假,你可就真得跟墙相亲相爱了。”

“你不知道老太太看重卡卡西啊,还上课跟他讲话,真是的,炮筒子一撞一个准。”玄间叼着笔,不嫌事大的插了一句。

“谁不知道啊?谁不知道啊?!”带土愤愤地踢了一脚桌腿,换来老太太猛然拔高的声调和一记眼刀。

不过卡卡西的声音真好听。带土看一眼那个背影,阳光从窗子照进来,给原本冷峻的白发勾勒出金灿灿的轮廓,卡卡西整个人都明晃晃的,精致极了。

白发少年宽大的校服挡住了抽屉,但是带土知道那里面放着一只便当盒。当卡卡西发现里面的东西时会是什么表情呢?

啧啧啧。带土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认命地拧开笔盖,垫着手掌开始改卷子。

管他呢,要是卡卡西敢说难吃,我就说这是琳做的。

……算了,放学之后还是跟他说句生日快乐吧。

————————END————————

——小剧场——

放学后。

卡卡西【嚼】:真难吃。

带土【望天】:卡卡西,生……

琳:卡卡西,我做了好吃的蛋糕!呐,给你!生日快乐啊!

卡卡西:谢谢你,琳。

琳:谢谢带土陪我选材料啦,他提了好多建议呢。

带土:我没有!谁要给他做东西!

被冷落的便当盒:exm?带土?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

在本子里翻到了上学期的脑洞……????我上学期这么勤快的吗?!

QAQ就是这样的……!谢谢你们不嫌弃我……
其实最喜欢的圈就蛮冷,在这里真的谢谢那些一直产粮的太太们!辛苦啦♡爱你们!比心!!!!

白术浅歌:

最喜欢冷圈撑起一片天的太太们了qwq爱你们

铃铛F๑x——一只没追到良良的仓鼠球:

QAQ好想哭,谢谢喜欢我的文的小天使们!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缘君众里曾回顾,是我浮生不了之。

打算写一个火影朱砂痣小系列。那些想一想就浑身发麻起鸡皮疙瘩心跳加速的角色。实习事情太多怕自己忘了在这儿记一下。
暂时确定的在这里,就按这个顺序慢慢写,以后想起来还添:
1、野原琳;题目暂定《亭亭如盖》
2、波风水门;
3、漩涡玖辛奈;
【2-3】
4、自来也;
5、宇智波止水;

百粉点梗

一大早起床突然发现自己破百是什么心情……

懵逼完之后当然是我!爱!你!们!……

发疯完毕。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喜欢♡比心♡。

惯例好像是要点梗,来来来不要大意的评论吧!只限带卡,我会努力码字的!……事实是清明过后我又要投入糟心的实习。

你们要相信我会慢慢补的……可能等我写完了艾特的时候已经是暑假了【死亡】。

最后再次吧唧你们!

【带卡】造人计划

*这篇【带卡】卡卡西,咱们结婚吧!的后续
*起名废
*放飞自我
*实习期间不定期冒泡

在柱间为改善宇智波家的黑长炸基因而努力奋斗并卓有成效时,卡卡西的肚子仍然八风吹不动地平着。

带土第一万次气急败坏地从老祖宗的育儿室里冲出来,被嘲讽成不孕不育还被建议去找柱间搞点木遁细胞,鉴于双胞胎在睡觉带土连门都不敢摔。

我**只想去看看小孩子!

谁**要跟你探讨生育问题!

我是看不出来你在嘲讽我吗?!

晚育有什么不好的?!

娶了柱间了不起了?

初代目一次生了俩了不起了?

……

好了不起哟我也想要双胞胎两个不行一个也好啊白毛毛的就好嘤嘤嘤嘤。

带土偷偷在墙角叼着小手绢,想象一只白毛毛的天才小狼瞪着写轮眼打遍天下无敌手。

然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儿子突然变成了死鱼眼的大狼狗,并且递给他一只tt。“带土。”

卡卡西你有本事嫁给我你有本事生一堆啊嘤嘤嘤。

木叶计划生育委员会敢进宇智波家门我就一通暴风乱舞!

……啊?计生委主任是鸣人兼任吗。

……哦。呜。

改天琳来带土家做客,看到了一只无比萎靡的带土,如果悲伤能具现化,他们的屋子应该早就被洪水淹起来了。

“带土?你还好吗?”女神意思意思摸了摸狼毛,给自己倒了杯水“今天怎么不见卡卡西?”

噫谁管那个笨蛋去哪里……“他应该是去给学生补课了如果没有那就是去火影楼给老师帮忙了要不然就是自来也大人回来了去要签名书总之没去育儿室看小可爱们哼。”

“……”琳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被丈夫抛弃的怨妇,催儿媳生男孩的大妈,之类的。“所以你干嘛这么萎靡?”

除了卡卡西之外最好的女神开口了,带土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大倒苦水的机会的。

……我是精神污染与碎碎念的分割线……

“所以你在为卡卡西不肯生而苦恼?”

点头。

“每次都拒绝你生一堆的提议?”

狂点头。

“……要先从生一个的建议开始入手吧。”你开口闭口就是生一堆,卡卡西没有一巴掌把你拍到墙上真是真爱。

“要不就算了……生崽卡卡西会很辛苦。”大狼又萎靡了下去“他体质不好,没办法跟初代目比啊。……嗯,还是不生了,谢谢你,琳。”

????……我是谁我在哪我好亮啊亏我担心你们情感出现问题……野原琳风中凌乱,忍住抽死带土的欲望,扭头告辞了。

……

当晚。

“听说你要让我生一堆?”卡卡西打了个哈欠,任由带土在身边拱来拱去。

“……哪里有啊……!”饕足让不坦诚的白痴反应慢下几拍,冬天过去,春天到来,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大只的狼顾左右而言他,左一下右一下整理掉下来的毛。“我不想要小崽子,麻烦!”

“那真是遗憾啊……”头顶轻飘飘叹了口气,带土不由自主地停下嘴,竖起耳朵。“年后几个月没太多事,也蛮合适……”

那头狼抖了抖耳朵,突然安静下来,片刻才拱了拱卡卡西。“早点睡吧,不是说明天老师那边还有事吗?”

真是难得的刻意……卡卡西笑了笑。

“晚安。”

……

不声不响借用职权给自己请假这种事情,带土应该还是头一回干……卡卡西摇摇头,哭笑不得。凯那家伙还一惊一乍地在旁边“卡卡西,为什么一请一个月????”

后来聒噪的直肠子就被学生拖走了。

……

“你不是不想要小崽子吗?”

“我改主意了!”

……

宇智波带土终于不再频繁出入老祖宗的育儿室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小剧场】

卡卡西:你对琳说过的我都知道了。

带土:∑?!

卡卡西:白毛毛?写轮眼?

带土:卡卡西你听我解释!

卡卡西:嗯?写轮眼?开眼?嗯??

带土:不是的卡卡西!我就那么一说……

卡卡西:门在那边。

带土今晚也在睡客厅。

祸从口出啊。

不管是什么生物,育崽期都一样的锱铢必较呢。琳叹了口气,本月第不知道多少次敲响了卧室门。

“卡卡西,我是琳,带土的检讨写好了……”

这半年在实习的各种,所以可能停……大概半年……手机里的库存都只写了个开头……啊我的妈,《渡》还有个番外没写完……
给自己请个假,等忙完再补上好了……【乱立flag】
谢谢你们喜欢我写的东西【还有胡乱搞的图】,实习的地方挺辛苦所以这半年请假……鞠躬。

无言以对,莫名想哭

权小四:

向斑爷致敬


张病老:



我写这个,是有感于斑明晰的头脑,宽广的气量和不懈的态度,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在此也跟你们分享。








——————








“斑,你为什么要戴手套呢?”




“为了维持结印速度,要保护手部的经脉。”












“斑,你为什么要遮住一边的眼睛呢?”




“减少瞳力的损耗,确保至少有一只眼睛的视力在水平线上。”












“斑,你为什么要穿高领的族服呢?”




“如果对方有能读唇的忍者,可以防止信息泄露。”












“斑,你为什么要穿戴甲胄呢?”




“哪怕是双面须佐也有不尽之处,而我的背后已经没有人了。”












“斑,你为什么将自己的武器、名字、身份都托付他人呢?”




“武器也好,忍者也好,不过是工具而已,是为达目的的「手段」。手段是永远无法脱离目的而存在的,他们不论在何处做何事,都是属于我的。”












“斑,你为什么连自己的性命也抛弃了?”




“那种如阴暗鼠辈般苟延残喘的性命,只是前往剧目高潮前不值一提的无聊桥段。我说不值一提,只因我有自信,这永远不会是终结。”












“斑,你为什么不去阻止他们?如果十尾被别人吸收或是死了,你的计划就失败了。”




“无知的忍者啊,你怎可用源于它的力量攻击它?你怎可用源于神的力量抵挡神?当十尾被通灵出那一瞬,我就已经赢了,剩下的不过是余兴罢了。”












“那初代火影呢?他也是余兴之一吗?”




“啊,柱间么?他是不一样的。我用这整个世界所做的舞蹈若是没有观众,那将令人大大失望了。他是我的特邀嘉宾,也是唯一的嘉宾。为了他的大驾光临,我可是很费力才忍住不对那些亵渎宇智波遗体的家伙出手啊。”












“斑,看看那些人,他们全都反对你,他们全都曾是宇智波的敌人,为什么你还要为这样的他们带来幸福的结局呢?”




“他们的错误源于他们的愚蠢,而愚蠢源于无知,无知永远是可以饶恕的。他们所看不到的、无法理解的,由我来看到、理解、并付诸实施。”












“哪怕只有你一人得不到幸福?”








“哪怕只有我一人得不到幸福。”












FIN












向斑斑的胸襟致敬






【带卡】烟花


*堍堍生日一定要吃糖
*呲花都放了哪能没有糖
*短小,一发完
*回村火影堍,辅佐官卡
*二人已经是恋人

————————

加班总是没时没晌,今天的文件批完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候。带土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打了个哈欠。他笑嘻嘻地扭过头冲趴在桌子上的白发辅佐官打了个招呼。

“卡卡西,去吃晚饭吗?”

卡卡西闻言翻了个巨大的白眼,随手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听听你这话说的,现在几点了知道吗火影大人?”

“……”带土不瞎,20:17他还是读得出来的。像是应和卡卡西的吐槽,外面突然炸起巨大的烟火,星星点点散落,带土走到火影办公室的窗户前,向外张望着。“卡卡西,你快来看!”

“嗯?”卡卡西踱步过去,“今天好像是个什么节气呢。……唔,据说像是庆贺新年一样的重要。”

“啊……这样啊。”带土若有所思地脱掉火影服挂在墙上,活动着骨节回到桌子旁收拾文件。“卡卡西,既然是这么重要的节气,咱们去一乐吃拉面好啦。”

“……欸,你是鸣人吗?”卡卡西在带土身后关门落锁,一边小声吐槽一边笑眯眯地跟人下了楼。

两人走在街上,正如卡卡西刚才所说,这是个重要的节气——街上人来人往,小孩子手举小小的烟火跑来跑去;妇人少女们喜气洋洋跟在孩子或朋友身边,笑容像最艳丽的花;老人坐在台阶前唠着家常里短的事……熙熙攘攘的人流淹没了平时算不上狭窄的道路。

带土和卡卡西也不是很着急,干脆就跟着人流慢悠悠朝前走,卡卡西少有地收起了自己的小黄书,笑眯眯地跟着带土的手指左看右看。二人都换了常服,热闹的街上没人注意到这就是火影大人和辅佐官。他们就像是最普通的两个人,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二人手中空空……

带土突然严肃地扭过头说:“卡卡西,咱们也放烟花去吧。”

“啊?”卡卡西愣了一下。“带土,你是小孩子吗?”

“卡卡西,别老这么严肃啊……”

“欸?我明明是在笑啊带土……”

带土转了转眼珠,突然精分。“哼,阿飞也想看烟花嘛~卡卡西老师真是好狠心~!……人家要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事实证明猛药治大病。

卡卡西还是跟带土去买了烟火。

二人坐在房顶上,带土心满意足地看着卡卡西点燃烟花,各种颜色各种花型升腾而起,映得二人的脸红彤彤的。

卡卡西侧过头看带土一眼。“带土?发什么愣?”

“嗯?啊——”带土拖长了声音,从卡卡西手里拿过一把小小的烟火。“卡卡西,我给你表演一个神奇的法术啊。”

“看好了。”带土用手掌根夹住烟火的梗,动动手指结了个不怎么标准的印——

“呲”一声,小烟火在二人面前刺啦刺啦地亮起来。带土得意地笑起来,握住那一把烟火在卡卡西面前晃晃。“哈哈,卡卡西,你看!是不是特别厉害?”

“是,是。”卡卡西捏过几根在面前晃晃,弯起眼睛。“带土最厉害了,带土大英雄……啊,对了。”卡卡西往旁边凑了凑。“带土,今年的生日你想要红豆糕还是——”

剩下的话戛然而止。

对方突然凑过来拥住了卡卡西,带土拉下恋人的面罩,吻住了他的嘴唇。

——这些都是废话,只有我想,红豆糕天天都能吃到。卡卡西啊,你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生日礼物。

卡卡西双眼黑色的瞳仁渐次掩进轻轻抖动的睫毛里,带土闭上眼,逐渐加深了这个吻。他的手下不自觉地用力,像是要将怀中人融入骨血。

一吻毕,带土轻轻摩挲着恋人下巴上的小痣,意犹未尽地吻了吻他的睫毛。

“带土……”

带土没有松开拥紧卡卡西肩膀的手臂,另一只手摸索过去十指相扣。“卡卡西,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日礼物。”

卡卡西任由带土紧紧拥抱,左手与带土的右手交握,右手在二人身前的瓦片上划了划,点燃了剩下的那一把小烟火。

带土看着卡卡西手中的烟火亮闪闪的烧完,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

然后街上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一朵巨大的烟花炸开,夜空猛然亮如白昼,底下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欢笑声好像突然拉开遥远的距离,大大的烟花映着下方的木叶村落,像是天上的星子散落山河,而山河诸多,唯有他的爱人是最独特的一个。

“谢谢你,卡卡西。”

“我爱你。”

————END————

今天正好是正月十四,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们家这里是有这么个说法,把正月十四当成大年三十来热闹,烟花很漂亮啊但是手机像素非常渣,什么都拍不出来。这么漂亮的烟花一定要让堍堍和卡老师看!不仅看还要拉拉小手亲亲小嘴什么的!【你快走】哼!

【带卡】互换一日


*堍堍生日快乐!
*一发完
*鬼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时间在神无毗桥事件和雾隐事件之间,一定要把悲剧扼杀在摇篮里

————————

“绝,今天是几号啊?”

“嗯?是九号——!小带土,反正也出不去,你每天这样问不觉得厌烦吗?”

“谢谢你,绝。”床上的男孩子努力扯出一个相当艰难的微笑“晚安,明天我会记得早起复健的。”

“……这么努力啊。好吧,晚安。”明显还有一肚子话的白色人形歪歪头,从带土的床尾沉了下去。

……明天是我生日。

……神仙大人,看在我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助人为乐努力练习忍术结果现在这么倒霉的份上,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的话……让我见到卡卡西和琳吧,一眼也行啊。

……

滴答,滴答。

卡卡西醒来的时候觉得明显不对。

先抛开这阴暗的洞穴不说,只凭感觉,卡卡西试图支起身体,却感觉到一阵刺痛——身体,尤其是右半边虚软无力,就好像自己的一半被打碎重组……等等。卡卡西抬起感觉还好的左手狠狠掐了自己的腿一把“……!”痛。

不是梦,难道是幻术?可是现在这样的身体,连抬手都要费很大力气,根本没办法结印解幻术。况且能将幻境做得这样精巧逼真,敌人的能力一定在上忍之上……

“带土!你醒啦?”

尖锐刺耳的声音从床尾响起来,卡卡西一个激灵。他相信自己只是动不了,而不是聋了——那么,刚才那个声音,叫的是……

不对,不对。带土在那样的情况下,活下来的概率根本不到百分之一,说不定这也是敌人的阴谋之一……总之,先应着,看看对方的举动如何。

“嗯。”这是带土的声音?卡卡西背后划过一滴冷汗。如果这真的是幻术……自己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保持冷静,保持冷静。

卡卡西努力撑起自己,左右观察一番,在看到远处垂头的白发人形和背后的巨大花苞时忽然雷击一样怔住了,他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左边是肉体的颜色没错……右边这种惨白的……与其说身体不如说是填充物的东西……他猛然感觉出左侧视野的狭窄,努力睁动几下之后,大脑中轰隆隆的倾轧声彻底把卡卡西淹没了。

“带土?说起来你今天起得可真早啊……你盯着斑干什么?你怎么愣着不说话?你失忆了吗??”

……

“卡卡西!等一下啊!”

带土在林间跳跃时仍然觉得恍若隔世。

一觉醒来,他就来到了陌生的地方。啊,不,这个地方他是认识的,卡卡西的卧室他曾经“有幸”参观,这种诡异的审美和冷暗的构图……呸。就算这个地方大得可怕,让带土不由得觉出卡卡西往日的孤独来,他也在第一时间针锋相对地对这个卧室狠狠吐槽了一番。

自己变成了卡卡西?

看到镜中合不上的写轮眼,感受到身体中查克拉源源不断流失的钝痛,带土有些茫然,他试探着流转起查克拉,看到红色的瞳仁逐渐沉睡,身体的痛感渐渐减轻,才如释重负地嘘了一口气。

那卡卡西去了哪里呢?

去了自己身体里?!

糟糕。

糟糕糟糕糟糕!

那里有那个奇怪的斑啊啊啊啊啊啊卡卡西如果在自己现在的身体里那他肯定没办法动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啊啊啊啊啊那个诡异的老爷爷会不会一写轮眼扫过去就……哇啊啊啊卡卡西!

带土两手抓住头发崩溃地对着镜中的白毛呲牙咧嘴。

这可怎么办啊……欸!

我现在可是在卡卡西身体里啊我怕什么!

卡卡西他可是……厉害的上忍啊!

带土一边不情不愿地夸赞这具身体的主人一边开始搜罗屋子里能看到的忍具,在走到白牙旁边时他看到了自己的护目镜——他心里酸溜溜的有点开心。

把带土的“遗物”跟父亲的放在了一起吗?

卡卡西,你真是口是心非得厉害啊。

要是他发现我没死还看光了他屋子里所有的东西……还占用了他的身体……嘿嘿嘿。

完全没想到自己身体的状况实际上也一样的带土得意了半天,还是决定先不去看琳了,他得把卡卡西,啊不,把自己的身体救出来,顺便把那个奇怪的老爷子和那一群白惨惨的玩意儿也弄出来交给老师……交给火影大人!

然后我就回去自己的身体,火影大人看到我立了大功,一定会让我当下一任的火影!虽然我只剩下一只眼睛了但是我还有卡卡西啊!我们两个一定会所向披靡!嗯还有……琳!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心里到处都是卡卡西。一上午都没怎么想到琳的带土觉得怪别扭的,难道是因为这是卡卡西的身体吗?哼,一定是的!

直到琳来敲门,带土都在跟镜子闹别扭。

……

“所以说,你还要去神无毗桥?”琳一脸怀疑地盯着对面的人“卡卡西,你的写轮眼排异期还没过,虽然我知道你很强大,你要出院我也没拦着你……但是你为什么非要去神无毗桥?”

……带土心里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将所有实情告诉琳,但是……谁会信呢?说不好还会将他当成神经病或者奸细抓起来。他一点都没办法,破罐子破摔地驱动查克拉,红彤彤的二勾玉色厉内荏地对着琳。

我不管,我就要去。

负责陪护的琳对于处在病休期的固执鬼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了好了,去。可是我有两个条件,我得跟你一起去。还有,总要去告诉水门老师一声吧?”

告诉水门老师?!

水门老师会把我抓起来的!

“卡卡西,如果谁都不知道,就咱们两个去那就太危险了!”

带着一声“我来看望你了!我一生的对手!”破窗而入的凯完美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努力辨识着那个洞穴的地上大概方向,带着琳和凯在林中穿行,带土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用尽了这一生的急中生智。

“卡卡西,你确定是这里?”凯一脸疑惑地盯着身前的人。今天的卡卡西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又确实是卡卡西——没有谁能仿造卡卡西的左眼。但是怎么说呢……卡卡西会一言不合就要他来这里对决吗?这儿如果没看错的话,是前些时候才夺回来的神无毗桥吧?!这种地方可以说仍然是灰色地带,随时有敌人想要反扑,即使后来有部队来大规模肃清过,但谁也不知道暗处是多少眼睛在盯着,还是很危险的——卡卡西会是这种人?

“卡卡西,你……”

找到了,这里。坍塌的石块中间留出狭窄的缝隙来,缝隙之下是自己的半身被埋葬的地方。如果斑当时没有骗他,那个入口十有八九就是在这些乱石附近。带土扭过身招呼一脸不知所以的凯和满脸复杂的琳。“这儿,凯来帮帮忙。”

……

“水门,你知道你那两个学生和凯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应该在卡卡西家里吧。这几天我给卡卡西和琳放了假。你也知道,卡卡西他……”

“这些我知道!有报告说他们穿过林子,往神无毗桥的方向去了!!”

“什么?!”

……

带土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被多嘴的绝巴拉巴拉灌输了一脑子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卡卡西总算捋出一条线,捋出来之后第一反应心里感到很高兴。带土还活着,真好。

第二反应,这个蠢货,该不会相信了这种见鬼的说法吧……不对不对,那个白痴可能根本听不懂。

卡卡西迅速想清楚很大可能自己的身体里就是带土,心头大石放下,他施施然开始跟着绝进行复健,并且因为没有对绝恶语相向还收获了若干绵软带点恶心的拥抱。直到——

“木叶刚力旋风!”

????凯????

门口的大石头哗啦啦分崩离析,光照进来的时候卡卡西险些再次怀疑这是幻术。

他看到“自己”背着光站在洞口,脸上是蠢得要死的焦急。……丢人,太丢人了。

“笨……带土!我来救你了!”

“……”是这样的,我的队友死而复生用我的身体来救我了,但是他实在是太丢人,我能不能带着这个战五渣的破壳子去自杀?

“带土?!”琳的眼眶里迅速充满了泪水又被她快速抹去。“竟然真的是……天啊,卡卡西真是……带土你身上这是……这儿?”

相比较琳的欲言又止,凯的反应就直白多了,他迅速表现出了自己的惊愕之情并踹走了身边的白绝。“卡卡西!你还愣着干什么?……啊?那是带土吗?……看招!……冒出来的这是什么东西!……木叶刚力旋风!……真是恶心!”

顶着卡卡西壳子的带土跟身体的主人面面相觑了半天,猛然发觉自己的身体只穿了个破裤头。……虽然琳的关注点并不在这里,但是他还是很想先把对方卷吧卷吧藏到哪里。不过越来越多的绝很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带土,这就是你总在梦里念叨的‘笨卡卡’和‘铃’吗?”绝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将战五渣围在中间。“哎呀,他们真厉害啊,竟然能找到这里来——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的眼睛坏了事……啧啧啧真是的,你为什么要把眼睛送出去呢?”

绝空有数量,质量却并不怎么样,很快被带土和凯解决掉一大半,但是在带土一着急使出豪火球之术的时候连斑都醒了。

“又是什么族人吗……啧,总不能是来救那个可怜虫的吧?”

“斑大人,好像是带土的队友。”

“……是吗。”宇智波斑怔了怔。自己的隐藏地可不是谁都能找来的。这样的小鬼,竟然找了过来吗?也是不错了。斑一眼扫过去,还没吐完火的带土就落进了他眼中。“嗯?也有一只写轮眼?……这是……啊,这是那个接受馈赠的小鬼。”

“但是,非我族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豪火球之术也算是天才了。……哼,况且那些宇智波们根本不会教吧。”斑靠在椅子上,看着“卡卡西”和凯把一层层绝烧退踢飞,将“带土”护在身后,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两个清脆的声音。

“斑,以后我们就在这儿建立村子……”

“我要把弟弟放在这里保护起来。”

“孩子们不用再小小年纪上战场,他们会受到很好的教育……”

……

是这样吗。柱间。斑将那四个音节在心里翻来覆去地诘问。是这样吗,你来看一眼,孩子们还是要小小年纪上战场,还是要经历死亡和痛苦……!

不……可是有谁在他脑海里小声反驳。你看,宇智波的族人不再孤立无援了——这么久了,那些人也没有放弃他,还是跑来找他了。

“斑大人?”

“嗯?”斑回过神来,瞪着面前的绝。

“有一个实力难以预料的忍者小队正在往这边过来……那个绿衣服的孩子造成的破坏太明显短期内是没法恢复了,所以您看……”

斑扫了一眼持续造成破坏的两个人和被他们包围在内部的两人,哼了一声。“退下吧,绝。”

如果不是我现在太过衰弱……哼。尽力提取查克拉展开幻境将自己隐藏进黑暗的时候,斑极度不甘地想。

“卡卡西,琳,凯!”想使用飞雷神却发现前些天的标记不知道为什么消失掉的水门心急如焚地一路加速,却惊讶地发现了另一个学生。“带土?”

“水门老师!”

“什么都别说了,先回去!”

发现白绝不再源源不断冒出来,另一边也突然什么都没有了的卡卡西努力出声,但队里另一个感知型忍者却突然脸色大变,对着水门耳语几声,水门和另一个忍者迅速抱起带土和卡卡西,招呼琳和凯迅速回撤。

……

“所以你说那是斑?”听完“带土”和“卡卡西”的陈述,水门陷入了沉思。“这是件大事,这样,带土,我去将大概事实告诉火影大人——你和卡卡西先在旗木大宅好好休养,琳刚好也可以照顾你们……卡卡西,带土回归是件好事,但是你也太胡来了!以后这样冲动的事还是不做为好,听到没有?”

“……是,水门老师。”

……被火影大人褒奖什么的果然是妄想。

……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带、土?”

水门老师带着琳和凯去火影办公室之后,“带土”冲着旁边遍体鳞伤的“卡卡西”咬牙切齿。

“……”看着自己的脸果然冷哼不出来啊。带土乖乖躺在卡卡西旁边,感觉诡异极了。“这个……我许愿……”

“许愿成为我?!”

“少自以为是了!谁愿意当你啊!!!!”

“好吧好吧,这下你如愿以偿了。”卡卡西扭过头不去看自己的脸,糟心地唾弃着,嘴角却不自觉地扬了起来。不管怎样,是活着的带土啊。

“……自大狂!自大狂!!!!”要不是查克拉几乎用光,伤口又真的很痛,被憋得快要爆炸的带土几乎要跳起来冲对方来一个豪火球。……可是对方顶着自己的身体。

……好气啊。

带土也生气地扭头到另一边,过了一会儿他听到那边好像笑了一声。“笨蛋卡卡西!你笑什么!”

“我好像忘记给你说什么,……那个,谢谢你再一次救了我。”

卧槽卡卡西对我说谢谢?!

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带土拼命抑制自己不听话的嘴角,无果之后只好得意洋洋地想,这可是卡卡西的身体,想笑也是他笑。“你……你知道就好!我现在比你厉害了吧!”

“欸?这个嘛……生日快乐哦,带土。”

啊?啊??被转移话题的带土拼命思考自己该怎么办,突然灵光一闪。

于是卡卡西看到自己的身体翻着白眼扬起脖子,冲这边伸出一只手。

“嘛,嘛,你看这样的身体,我想给你也没办法动嘛。”

Σ( ° △ °|||)︴等一下。

我们的身体什么时候换过来!!!!带土内心咆哮。我靠!我不要当一个死鱼眼啊啊啊啊啊啊啊!!!!

……

后来带土还是非常不甘心地顶着死鱼眼看琳和水门老师捧着蛋糕冲笨蛋卡卡西说“带土,生日快乐~”……好气啊。

不过这也算是个奇特的体验,带土同学心态很好地自我安慰。况且我从早晨开始把卡卡西都看光……卧槽我的身体是不是还只穿着一个破裤衩……哦裹上了……这是什么啊床单吗?对着琳这样就好了吗?!就算你不用坐起来这样也很不妥吧?!卡卡西你心态真好啊……这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于是带土当晚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强行扒衣服和换衣服两个举动。

“卡卡西,这个就当生日礼物好了!”卡卡西看到自己的脸得意洋洋地晃来晃去,举起胳膊看了看明显小一截的自己的睡衣,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唉……就先这样吧,说不定明天就换过来了。睡吧,晚安。”

“晚安。”带土笑了笑,闭上眼睛之前,瞥了一眼窗户。

月亮真圆啊。

谢谢您,不知道是哪位的神仙大人。

————END————

————小剧场————

第二天早晨二人发现自己的身体换回来了。

卡卡西【给躺着的带土喂饭】:带土你真是太弱了,面对绝那样的存在都能伤成这样……【扯到嘴角的烫伤】嘶——。

带土:你有什么意见吗!啊?!笨蛋卡卡西!【突然觉得自己眼睛有什么不对】卡卡西你把我的眼睛开了三勾玉?……原来你昨天那么担心我吗?

卡卡西:我担心我自己的身体!

带土【发现卡卡西耳朵根红了】:……卡卡西,有没有红豆糕?

卡卡西的回答是把送到带土嘴边的饭收回来一口吃掉了。

【后来还是下厨做了红豆糕。】

————————

始终没有出场机会的黑绝:我(大fff团团长)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划掉】一定要讲【划掉】讲出来贴这群木叶的小鬼脑门上!

————————

♡再说一遍,堍堍生日快乐!